日常 (上)

自創,非衍生(?


(上)





一打開室友的房間,就看到如往常待在電腦前蹲在椅子上的室友,不同的是……室友正在狂哭


「怎麼了?」雖然心中隱隱覺得應該不是什麼大事情,但鑑於最近天氣驟變,許多朋友的長輩都在這段期間過身,他決定還是先小心詢問。


腫著兩個眼睛的室友轉過頭來,抽抽噎噎說著

「我…我很喜歡的歌手,他…他很重要的人意外身亡了……」說完又哭了起來。


阿阿…人類是如此脆弱不堪一擊


世界上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寶貴的生命消失,疾病、飢餓、意外…各式各樣原因,當這個人存活時與我們沒有任何交集,我們也不會出現任何能夠稱之為悲傷的情感。一旦與這個人的關係越深厚,哀傷、難過、不捨種種感受就越深刻。


他明白室友的感覺,就像兩年前出遊時到了朋友家好不容易有機會上網,一開網站看到的卻是喜愛的樂手去世的消息。


沒有人希望自己喜歡的人們傷心難過…以及死去。



所以,他不希望室友過於難過



走近電腦,他把室友正在看的幾個網頁瀏覽過後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意外阿……最突然也最令人難以接受。



意外之所以為意外是因為他總發生在意料之外



如果可以預測,便不能稱作意外。


「節哀…然後更加的支持他吧」他抽了一旁的面紙遞給室友。


「嗯…」室友擦著淚,接過衛生紙擤了好大一聲鼻涕。


「也許他需要一點時間,時間是最好的療傷師,這時候你們的支持就是他能再度前進的最大力量。」他蹲在室友旁邊,由下往上看著又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室友。


「不要看啦…」室友帶著鼻音的聲音,因為哭了一會兒所以有些低沉。


「不看就不看」他揉亂室友稍長的頭髮,接著站了起來。


「吃晚飯了嗎?」一走進房間就大概知道答案,不過他還是問了下。


室友以搖頭代替出聲回答。


「那要出門吃飯嗎?」看著室友又腫又紅的眼睛…總覺得不大適合出門。


「不要…」看來室友也同意他的看法,「你煮飯吧~我喜歡你煮的飯」


「有媽媽的味道,不如說整個人就像老媽一樣。」室友帶著濃厚鼻音的笑聲,聽起來頂彆扭的。


「謝謝,不過後面那句就不用了」


出了室友房門,經過自己房間才是公用的廚房,冰箱裡應該還有前幾天剩下的材料。拿了青菜、肉片跟最後兩顆蛋,簡單做個蛋炒飯和燙青菜好了。


「欸,如果有一天我出意外死掉了你會怎麼想?」


「別把死字掛在嘴上,好不吉利…」


「連這點也跟老媽好像」


「……」身為家中長子的缺點,就是會習慣性的照顧別人,雖然自己並不討厭但卻會一直給人有媽媽的感覺,屢試不爽。


「說嘛,這是個假設問題」


「我不喜歡預想沒有發生的事情」


「想像一下嘛,我想知道阿,因為要是真的發生了我不就永遠也沒辦法知道你的感受」室友反坐在沙發上,上半身掛在椅背上朝著廚房方向。


「……」略微沉默,他一想那天可能會到來,心臟就被揪緊一般難受,就算回答了可千萬別成真吶。


“絕對會跟著你一起離開”這種話當然不能說出口


「大概會難過到無以復加,哭到快窒息吧」這當然是真的,只是內心的痛決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形容。


「窒息的話不就來找我了」室友笑說。


「所以說”快”窒息阿,再怎麼說為了你而窒息好像不太划算」但是在嘴上並不想饒了室友。


「好過分!!」餘光瞄到室友本來已經抄起沙發上的抱枕要丟過來,卻再丟出的前一刻發現自己正在廚房準備晚餐,於是乖乖的收起抱枕坐回沙發上。


看來室友應該從方才的情緒中恢復了,他炒動著鍋中的蛋汁與飯粒,希望能做到蛋汁均勻包裹著白米,並達到米飯粒粒分明的境界……要是真能這樣的話他早就考過特級廚師了。



撈起最後一片菜葉,淋上醬油膏,他左手右手各拿著炒飯與燙青菜走向餐桌。


「吃飯囉」他出聲叫著沉迷在海O王中的室友。


「好,來了!」室友以驚人的移動速度迅速坐在餐桌旁,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很神奇。






他喜歡這樣平凡的日常,依賴自己的室友以及照顧室友的自己


縱使知道不可能,但要是可以一直這樣下去該有多好



永遠地…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