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中)

跟那個新番沒有關係(一直強調







(中)




在這世界上與他相處最久的人,非他的室友莫屬。


他的室友,或者可以稱為青梅竹馬、同學的這個人,雖然是個男人卻非常有媽媽的感覺,這話要是說出來肯定又要被白眼,哈哈。


他們之間的羈絆,嗯?這裡應該可以用羈絆吧,哎無所謂啦,總之他們的關係可以從國小開始算起…


小朋友總是覺得跟自己不一樣的東西很奇怪,所以沒有爸爸也沒有媽媽的他在小學時期常常成為同學取笑的對象,當然,是在老師看不到聽不到的時候。



他自有記憶以來,身邊雖然很多相似年齡的朋友們,每天每天有不同的馬麻來帶大家玩遊戲、煮好吃的飯,雖然不能常常出去玩,但是在院裡的生活一直很快樂。直到進入小學他才知道,一個人應該只有一個馬麻,而且還要有一個把拔才是個完整的”家庭”


那天回到院裡,他在”馬麻”的懷中哭了一整晚,馬麻說在這裡的孩子都是原本的把拔馬麻因為生活很辛苦沒有力氣照顧他們才會把他們送來,為了讓他們可以快樂的成長,讓更多的馬麻來照顧他們。


小時候的他很單純,輕易的接受了這個說法,他覺得如果是這樣的話也沒有辦法討厭讓自己孤單一人的把拔馬麻。


長大了以後,他知道有些事情沒有想像中單純,摻雜了人因就有可能使得複雜的事情更加複雜。


哎怎麼才開始就離題…不說這些討厭的事了


當他又在第二節下課教室外打掃時間,被班上(自認為)小混混的同學們欺負的時候,當年個子小小戴著眼鏡的室友拿著計分板出現在他們班掃區前,推了下眼鏡


「你們還不打掃嗎?」平板無趣的聲音,隱隱透出凜然不可侵犯之威嚴,小學生比起中學生最棒的一點就是超‧好‧騙,稍微嚇阻一下即不敢造次,天真無邪的小學生雖然已經會一點霸凌,但還不懂嗆聲的真諦。


於是乎欺負人的轟的一下作鳥獸散,大家乖乖地打掃著自己負責的區域,而眼鏡同學拿著計分板又往下個掃區前進。


失望了?因為不是壯烈的英雄救美事蹟?拜託你以為演戲喔,現實哪有這麼多壞人搞這麼多綁架案,而且這還發生在小學校園。


總之呢,到了下個學年換班換導師後他們就一路同班同校直到大學念了不同的系,不過還是在同個學校裡。而也是同校的關係,從高中開始因為學校離室友家有點距離,自已也覺得不能再依靠育幼院應該自己出來生活了,兩人正式成為室友直到現在出了社會成為被老闆壓榨的菜鳥。


他曾試想過,如果有一天他們不再是室友他該怎麼辦,這問題套在他身上─雖然有點誇張─就像是問你說如果你老媽跟你說,兒子阿我們分開住而且我再也不會理你啦,這種只有中學二年級時聽到會很快樂的話。


室友於他,是比老媽還重要的存在。


所以如果可以,他還真希望他們永遠是室友



永遠,永遠也無法得知永遠到底有多遠



時間的流逝無法被觀測,就跟你不會知道原子到底位於什麼位置。


現在與未來,單一方向流動的時間既不能回溯也不能預知未來。



當他某天準時下班心血來潮回院裡看看時,沒有想到走出育幼院的心情竟將變得如此沉重…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