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線

有點實驗性質(對自己來說



屍鬼衍生
CP:敏靜
有點短有點悶





人類是如此脆弱卻又狂妄至極的生物,自以為統治著世界卻反被世界摧毀



他拿起銳利刀片,冰涼觸感搭上夏夜濕熱的皮膚,輕一用力,閃爍的金屬邊緣溢出鮮紅色液體



科學研究日新月異,總還存有無法了解透徹的地方,例如人類自我的存在



閉上雙眼,隔著薄薄眼皮所有光亮皆化成漫漫血色,腥鏽味乘著溫熱水氣飄散開來



隨意翻著最新期刊,心思卻飄向老家寄來過時的相親照片,他不想要也不需要



被血紅暖流包圍彷彿回到最初來到這世界上母體內孕育生命的子宮,經過這段是否會進入嶄新的旅程



距離畢業日期已屈指可數,當年離鄉背井打定主意不再回外場村的自己,生病之後迅速蒼老的父親一句話就推翻他所有堅持,尾崎敏夫終究是無法逃離宿命



溫暖的液體包圍、滲入,緊緊包覆不留一絲空隙



他拿起電話,撥向幾周前在校園遇到的藝術系學生



沉重的身體突然失去重力一般感到無比輕盈,蹙地胸口被往上提起窒礙的氣道忽然通暢無阻



「喂?」

「是我」

「怎麼?突然想通了?」

「……嗯」

「什麼時候要回去?」

「下個禮拜」

「呵呵好阿,那再聯絡」

「嗯,再見」




身體自主的咳出積在氣道中的液體深吸一口氣,周圍好像騷動著聲音像是來自遠方般模糊,張開眼睛事物褪去血紅障蔽五顏六色慌忙竄入視線。身旁許多人來來去去,就是少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捻熄菸蒂,他搭上方才停靠的公車,前往入夜後依舊霓虹閃爍五光十色的目的地。




END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