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 day?

副標-小靜的碎碎念時間☆


*事先聲明我可是靜臨臨靜派的阿!!!(那這篇是?


‧BL向
‧無頭騎士異聞錄小說第四集衍生
‧幽X靜








所以說,平和島靜雄今天運氣真是差勁透了,先是收錢用的公事包被突如其來的扒手扒走,還被徹底弄壞;和湯姆回公司的路上被莫名其妙找碴的外地小混混弄破幽送的襯衫;回到家一開電視發現那不食人間煙火的弟弟成了每台新聞的頭條,誇張的報導他和聖邊琉璃的半夜幽會。

靜雄不悅地拿起遙控器按掉電視,順手把遙控器往旁一丟…遙控器穩當的插入牆壁之中。

話說回來,幽好像正在池袋進行攝影工作吧,自從他人氣愈來愈高之後,各式各樣的工作接踵而來,沒有住在一起的兩人就很少見面。不,就算住在一起,依照演藝人員的工作時間,兩個人也可能幾乎見不到面。而且幽那傢伙也不是那種沒事就會打電話或直接跑來家裡閒聊的類型。靜雄腦中突然浮出某個聒噪到很想掐死他的友人。

靜雄用手在眼前揮了揮,想要揮開那令人不舒服的影像。

『早知道就不要因為期間限定特價就一口氣買兩箱一樣口味的…』靜雄掀開泡好的杯麵,一邊不甘願的將麵條吸入口中。

真沒想到幽原來喜歡那種類型的女孩子,靜雄回憶著剛才新聞畫面中聖邊琉璃的照片,和旁邊的幽擺在一起,就像偶像劇中的男女主角一般令人生羨的夢幻組合,欸,本來兩個人就都是偶像嘛。靜雄夾起一塊乾癟的蔬菜塊丟入口中。

印象中,學生時代的幽好像沒有交過女朋友!?靜雄回想著。從以前開始,幽就是那副面無表情,不冷不熱的態度。雖然因兩人年紀的差異而就讀不同年級,但都是念一樣的學校,而幽,總是那樣的默默跟在自己身後上下學。以幽的性格,在男生們對異性感到無比好奇的中學時代,也沒有跟他聊過任何相關話題。啊,啊中學,讓人想起那件討人厭的立領制服,真令人煩躁。靜雄用力的放下吃完的杯麵與筷子,決定先去沖個澡,洗去今天一日招攬的晦氣。

氤氳蒸氣充滿不大的浴室,淋浴的水聲之間,伴隨著斷斷續續的男聲「津軽海峽~~冬~景~!」

歌聲戛然而止,只留下滴滴答答的水聲縈繞在回音不斷的浴室。

靜雄聽到自家落了鎖的大門被鑰匙打開的聲音,而唯一擁有這個權力的是應該正與偶像聖邊琉璃在某處兜風親熱的另一位偶像─羽島幽平,也是靜雄的弟弟,平和島幽。

靜雄讓蓮蓬頭的水繼續開著,自己則不動聲色的將下半身圍上毛巾,緊靠在浴室門旁。

「靜?」

『幽!?』怎麼會?

「靜,在洗澡?」幽一如往常的用平和的聲音問道。

「怎麼來了,我快好了等一下。」靜雄趕緊關掉空流許久的水龍頭,迅速擦乾身體穿上休閒褲,頂著濕漉漉的金髮走到客廳。看到已坐在沙發上看電事的弟弟,靜雄用毛巾搓著濕髮,一邊在幽的身旁坐下。

「工作,告一段落了?」

「嗯。」回答的同時,幽伸手拿走靜雄手上的毛巾,開始擦起,沒三兩下便又起身往浴室走去。

幽回來的時候手中多了一台看似很久沒用的吹風機。「還是要吹乾才不會頭痛。」幽仍是面無表情,而另一頭的靜雄則是因弟弟如此像兄長的發言而羞赧了起來。

「知…知道啦。」但靜雄忘了,耳朵也是會紅的,轉過頭去的靜雄沒有發現幽臉上出現那一閃而逝的笑意。

空間中僅有吹風機運轉的聲音及電視中的談話聲迴盪著,這對兄弟都不是多話的人。

“羽島幽平!深夜的初次熱情約會!”靜雄的餘光突然瞄到電視螢幕上出現這樣的斗大標題,那想看卻又不想知道事情發展的猶豫樣貌盡收在幽的眼底。

「好了。」幽關起吹風機,隨意的跨過沙發椅背坐到靜雄的身旁。

「很在意嗎?」

「蛤?」對於幽沒頭沒尾的問句,靜雄一下子搞不清楚究竟是在指什麼。

「那個報導。」幽說的同時,抬了抬下巴往正在報導的畫面示意。

「也還好。」靜雄故作平常的回答道,眼神卻往別處飄去。

幽看著裝作不在乎的哥哥,將頭靠在靜雄的肩上,仍以平淡的語氣說著「我喜歡的,永遠都只有靜一個人喔。」

一旁從頭紅到腳趾頭的靜雄沒有發現,他面無表情的弟弟在一晚之內露出了兩次微笑。






END


標題來自daniel powter的bad day這首歌,有點想寫出歌詞那樣雖然運氣一直很背,但直到最後還是會有一些好事出現的那種感覺,希望有讓各位感受到我想表達的。

小靜好像被我寫得很大叔(掩面),請大家當作是小靜所有的”殺す”都被某橘翻譯成文字好了(根本不是這樣


謝謝閱讀完畢的各位\( ̄▽ ̄*)

留言

No title

哎呀呀ww小靜wwww!!!是說...你還真是有幹勁啊!!這個地方果然開對了嘛?!跟小柚柚一起擺攤吧!?XD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